“严”字当头 “实”处着力 为民而教 为众而育

来源:   时间: 2016-01-07 15:19

吉林市夏季运动管理中心教练贾立和 

 

从1982年,我从一名冰球运动员转业成为一名教练,33年的从业生涯中只有一项内容——从事教练专业技术工作; 

从1986年,我在党旗下庄严宣誓成为一名中共党员,29年的党员身份让我始终铭记一件事——用心从事教练专业技术工作。 

现年57岁的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可歌可颂的骄人成绩、辉煌业绩,但组织给了我众多荣誉——全国赛区最佳教练员、省优秀教练员、市劳动模范、市先进工作者、市优秀党员……这些光荣的称号都在鞭策着我,要在平时的工作中,事事、处处、时时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作为教练的职责、作为党员的操守,我不能说我全做到了,但我敢说我尽心尽力去做了;我不能说我全做好了,但我敢说我全心全意去完成了。 

下面,我就将这几十年的经历向大家做一个汇报,与大家分享一个老运动员、老党员、老教练员的体育人生故事。 

我的一生可谓与体育有着不解之缘——从小学冰、长大打冰球、从业当教练。我的体育生涯中与两项运动息息相关:一个是冰球,另一个是曲棍球。 

从我参加工作开始,前20年里,我一直从事冰球运动教练的工作。 

在东北,一年有近一半的寒冷期,这是我们的天然优势,这也造就了冰雪运动成为我市的优势项目,但气候的寒冷也使得从事这一项目变得异常艰苦。 

上世纪80年代,冰场都是露天的,浇冰完全靠人力。冬季训练时,运动员可以通过大量地运动产生热量抵抗寒冷,而大多时候需要专注学员动作和技术的教练员只能靠毅力坚守在冰天雪地中。干过这行的教练谁没有脸冻伤、手冻裂的经历,谁又没有帮着浇冰弄湿的鞋裤被冻硬、替学员磨刀手上刮的都是口的过程。除了冬天的寒冷,夏天的炎热一样让人舒服不着。站在太阳地里做示范、顶着烈日看学员,哪年夏天脸上、身上不得脱几层皮。想成为一名好运动员就得能吃苦,想做一名好教练也得肯吃苦,如果不是亲身去体会,个中辛劳根本无法用语言能描述出来。 

然而,最考验人的并不是工作的艰辛,而是来自“挖墙角”的单位开出的各种优厚待遇的诱惑。从事冰球教练的20年里,我经历了冰球项目的鼎盛时期,我培养出的学员上至国家队、下至俱乐部也算是遍地开花。这期间,便有其他省市的单位或个人来找我,开出给住房、给职位、给高薪等各种丰厚待遇,邀请我去他们那里执教。说到这里,我不想过多标榜我的境界有多高尚、我的立场有多坚定,但33年没离开过吉林市夏季运动管理中心一天,就是最有力的说明。我没有什么学问,但不表示我没有觉悟,28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我深切懂得什么叫党员、党员的先进性应该体现在哪里。 

都说人只要有信仰,就不畏俱困难。这话我信,对党的忠诚让我在不惑之年时,又迎接了新挑战。 

2002年,我44岁,我市的冰球运动由于种种原因已经枯萎了,作为一名冰球运动教练,我自然没有了用武之地。但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也通过多年的教学掌握了一整套成熟的训练技法,不能就这么白白搁置了。于是,我开始悉心研究,触类旁通,走进曲棍球的领域。 

当时,曲棍球运动在我市还史无前例,没有群众基础,自然就没有运动员的来源,我便到学校去搜寻。要组队,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把专业训练与学校教育结合起来。我走访了几所小学,人家都不同意,怕影响正规教学。一天,我路过昌邑区虹园小学,突然想到这所学校处在偏远的城乡接合部,这里的孩子基本都是特别能吃苦的农村孩子,何不去这里试试?没想到,这一试,竟然试出一个省青少年女子曲棍球培训中心,竟然带出了全国冠军队。 

2002年7月,虹园小学女子曲棍球队成立了。第一批队员可吃了不少苦。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她们腿上的伤疤,一茬接一茬的,旧伤未好,又添新伤。那时候,学校还没有专业场地、没有训练器材,学生们只能在操场的沙地上训练。沙地很滑,有时摔倒了,沙粒都陷进肉里。记得有一次,训练刚一开始,队员郝伟嘉在做准备活动时摔到了,膝盖蹭破了皮,鲜血渗了出来。当时,我挺心疼,毕竟那是不到10岁的孩子,我也是为人父母的人。我强忍着没表现出来,鼓励她要坚强、要勇敢。正当我给她包扎伤口的时候,赶巧郝伟嘉的家长来看孩子,看到这种情景,家长很心疼,想领孩子回去,不练了。我马上做家长的工作,我说:“这项运动是全省的优势项目,以后练好可以进省队,现在暂时吃一点苦,这也是对孩子的一种锻炼,可以让孩子的将来多一条出路。这孩子身体素质好,动作协调性强,奔跑速度快,球感好,所以很有发展的……”苦口婆心地劝了半天,家长终于同意把孩子留下了,临走时说了一句话:“贾教练,就冲你这份心,孩子我交给你了。” 

孩子交给我了,我就得负起责任,除了训练,别的也得管。有的孩子家远,家长接送有困难,每天训练后,我就骑着摩托车一个一个地把她们送回家,赶上家长不在的,我就把孩子放在她们家附近的小卖店,再给她们买些吃的。 

为了不影响孩子们正常学习,我们都是课余时间训练。冬季,周一至周五放学后4点开始训练至5点半;其他季节,每周一至周五放学后4点开始训练至6点,节假日全天训练。这些年来,别人下班的时候都是我上班的时间,别人休息的日子却是我最忙的时候。每天送完学生我再回家常常都8点多了,家里的大事小情根本顾不上。开始,爱人对此也不满,抱怨我对孩子、对家关心的不够,可当她看到这些农村孩子因为从事这项运动而改变了命运,便对我说:“老贾,咱这也算件善事,我支持你。” 

有了家人的鼓励,我更有劲头了。2004年,我带的第一批队员出现在全省青少年女子曲棍球锦标赛上。上场前,我怕她们心理压力大,就对他们说:“你们就别幻想赢人家,人家最低也是中专生或高中生,你们太小,但你们只要别错过机会,打进球去,老师就请你们吃麦当劳。”这些才受训两年的孩子,首次披挂上阵,便给了我惊喜,在第一轮比赛中打进了9个球。请吧,好多孩子没吃过麦当劳,都乐坏了,一下子吃了我600多元,但我高兴,因为我的雏鹰展翅了。 

13年来,最让我难忘的是球队夺得第一个全国冠军的时候,这也是孩子们运动生涯里刻骨铭心的一天。那场比赛是国家体育总局举办的全国青少年女子“六人制”曲棍球比赛,是在四川前卫举行的。我们这组共有6个队,其他5个队都是初中生,只有我们是小学生。我们先赢了上海闵行中学和江苏杨中市体校,在我们和攀枝花队比赛时,也就是决定冠亚军的时候,2:3输了第一场。第一场结束后,我马上召集队员总结这场球输的原因,并鼓励她们:“成败在此一举,不要在这留下遗憾!”临上场前,我和孩子们聚到一起,相互敲击球竿高声喊:“我们必胜!” 

距比赛结束还剩1分多种的时候,场上比分为3:2,我们队员得到一个短脚球,这个球是最容易得分的。当机会来临时,队员们抓紧时间研究,决定采取平时训练的第一套战术,得球以后,直接射门。这套战术平时训练打得非常熟练,禁得住比赛的考验,对方队员没有防住,我们进球得分。最后,我们夺得了冠军,孩子们球竿一扔,欢呼起来,我也跑到了场内和孩子们拥抱在一起。这是我们组队以来拿到的第一个全国冠军,也是作为教练最欣慰的。赛后,我自掏腰包,给孩子们每人买了一双她们喜爱的运动袜,还像父亲一样,领着她们到肯德基美餐一顿。有的孩子告诉我:“这是我第一次拿冠军,也是第一次吃肯德基,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这些年来,为了让孩子们的技术不断提升,我也不间断地学习、消化、吸收、引进国内外曲棍球运动项目的先进理论、先进技术,并在训练工作中结合孩子们的特点,创新训练方式,使得球队的训练成效和竞技水平迅速提高,因为年龄小、作战勇猛被业内称为“小蚂蚁队”的她们,在国内和省内的比赛中缕获佳绩——从2006年,全省第十五届全运会上开设曲棍球项目开始,我们就一举夺魁,13年来,在这个4年一届的省级顶级赛场上,我们已经蝉联3届冠军;在全国青少年女子曲棍球锦标赛上,我们也是从铜牌、银牌一直到金牌全都摘取过;在国家曲棍球奥林匹克后备人才基地夏令营暨全国青少年曲棍球锦标赛“六人制”比赛中,我们从来没有低于前三名的成绩。 

如今,我已经培养出了3批青少年女子曲棍球后备人才,目前正在着手第四批队伍的培训。13年来,我向各级体校输送了30余人,其中马帅、张金荣进入国家女子曲棍球少年队,梁雪、姚丽君、郝伟佳、刘丽娜进入国家女子曲棍球青年队,梁美玉进入国家女子曲棍球队16人大名单,参加了奥运会。 

成绩的背后,有孩子们的吃苦耐劳,有各级领导在财务、物力上的支持,有学校的全力配合,甚至还有家人的理解和家长的信任。而我做的,只是默默地尽一个教练员的职责、一名党员的本分。 

33年前,我是一名教练;33年后,我仍然还只是一名教练,但33年中,我用足迹抒写出成绩,我用默默无闻换来江城的女子曲棍球运动发展闻名全国。 

最近,中央提出在领导干部中开展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为主要内容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虽然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练员,但我更是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三严三实”的要求更是所有党员的修身之本、价值追求和政治品格。我还有3年就要退休了,教练员的身份可以退,但党员的身份永远不能退,今后,我会按照“三严三实”的要求,以“等不起”的责任感、“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紧迫感,真干、苦干、实干,继续抒写我市女子曲棍球运动的辉煌。